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和平之博

跟着感觉跑.人老心不老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岁月的灯,红尘的人  

2016-06-14 10:35:24|  分类: 文集采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岁月的灯,红尘的人

第八十一篇【原创边框.边红内黄】 - 和平之博 - 和平之博

 

看惯了大漠长河落日,何管那江南缠绵细?大漠风沙,落梅花,因为久经世味而变得有了些许禅意。然而,不知何时起,我相信前生与今生,一个本不是我能铸就的往事,却一直在我心中徘徊。是因为我是佛前的长明灯,还是我曾经看见凉山上古佛唱经的菩提?

大漠漫漫长河,没有江南风荷的淡然;只希望遇一人牧马塞外,看大雪纷飞后红梅缀雪的静染!那时,烧一只陶埙,与那大漠、胡杨共同吹起风沙雪落就已经是最安然的生活……有事感叹:人生好像秋风扫落叶般,有时是那么的无情,有时反而给人一种缠绵的感觉! 看到秋菊凌寒而来,夕阳吐霞而归,那些,那些所谓的伤悲是不是可以放下?塞外牧马,食毡饮雪,虽然所有的一切看似不堪,可对于我来说,或许,那就是最好的去处! 不入红尘土,何染尘世泥?

听,一繁华,纵有千种心态也不敢尘封雪藏!也不知是居尘世太久,还是怎么了?看见灯红酒绿却也觉得太过乏味!反而喜欢静如雪莲不沾一丝红尘;闲,植百花万亩:看野兰吐雅,看水荷摇曳,秋看山菊染林,看雪梅缀雪!没有过多的杂闹世事,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生活……也许,终究还是个也许!

江南细雨画船,没有任何的愁绪。炉边皓腕沽酒的闲适生活,从没有考虑那生活的苦涩。我站在烟柳画桥上,远眺着岁月的沉淀,一切犹如驼走沙般,风一扬便消失得不见踪影。那见南可采莲的池中,半塘芦花飘飘荡荡,那是,我看见岁月下的时间变得一再模糊,渐渐老去....

回首望去,我听见有着阵阵梵音唱词,那回的地方!寻音而去,穿过依红叠翠的 曲径小路,探寻着禅房花木的静幽,终究,命运还是将我寻回。前世我是谁?是佛前的蒲团?是台上的戏子?是漂泊的诗客?这一刻,我相信我是佛前的长明灯,是一直听见佛常讲的“苦海无边”的灯捻。看莲池青莲盛开,开出多少红尘阡陌的因果,然而给与的却是又红又白的伤口!

大漠孤烟,长河落日,不知在醉里挑灯多少 ,将世味熬煮成毒,一饮而下....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三生石上,不知镌刻了多少因果?不停地轮回,不停地明灭,都不曾将那一世又一世的誓言打碎!或许,来世菩提树下涅槃,再许卿半面红妆,可好?

开一扇轩窗 ,捡几枝的寒生浮华,煮一壶岁月的茶。等候着这岁月中与我有关的人到来,看山前雪落,山后丛菊遍野,那时,即便我如夜莺一样,也学会了静看岁月的消磨!山寺中,莲花始开,谁点起千盏莲灯,是为了送走一些人,还是为了引导一些人?

佛前虔求,来世化菩提一枝,听佛讲经,再也不踏着红尘泥地中。

岁月的灯,红尘的人,因为看透,所以懂得这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后的重逢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